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99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明新命记

正文 第九二二章何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原来如此。”</p>

    杨振这回听何廷斌这么详细一解释,当下彻底明白了。</p>

    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其海外殖民地的各种罪行罄竹难书,所到之处对原住民的屠杀与掠夺非常残酷,而其背后的原因就跟他们的雇佣兵薪金不高,想发财全靠杀人越货有关系。</p>

    当然了,这样一来的话,也就给了杨振一个机会。</p>

    当天下午杨振在黄金山炮台上初次接见了何廷斌之后,同一天晚上,杨振在总镇府二堂的议事厅里,再次把他请了过来。</p>

    一方面也是杨振的确有意招揽他,给他一些特殊的礼遇,准备了一桌酒席,请自己麾下几个主要的将领陪同吃顿饭。</p>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白天的时候那两个同来的红毛鬼科恩和德威斯都在场,有许多话不方便当众说。</p>

    虽然那个科恩以及德威斯听不懂杨振与何廷斌以及在场其他金海镇将领的对话,但是当着他们的面儿,公开密谋,毕竟容易招致科恩和德威斯对何廷斌的怀疑。</p>

    而对于何廷斌这个人,杨振在黄金山炮台初见他以后,越琢磨越觉得将他招揽到麾下的意义十分重大。</p>

    不管是他现在就到金海镇总镇府出任夷情谘议,还是暂时留在荷兰人那边给自己充当暗桩和内应,杨振都觉得他的作用自己身边根本无人能够取代。</p>

    既然认识到了这一点,杨振当然就要给予他不一般的礼遇,同时也要对他进行适当的保护。</p>

    当然了,在这一回的总镇府宴请之前,杨振总算大体理清了几层关系,同时在宴请当中也没有忘了进一步确认何廷斌的身份。</p>

    当天晚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杨振一手拿着酒壶,亲自给坐在自己左手边的何廷斌又一次斟上了一杯辛辣刺激的番薯烧,然后笑着说道。</p>

    “何先生,今日白天在黄金山炮台人多嘴杂,那两个红毛鬼科恩与德威斯也都在场,有些话不方便当众说,有些事不方便当众问。”</p>

    杨振说到这里的时候,给何廷斌的酒杯里已斟满了酒,于是没再说下去,而是放下了酒壶,笑呵呵地看着他。</p>

    而何廷斌见杨振如此这般,显然也知道杨振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当下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p>

    “都督客气了,卑职既已决心投效都督,在都督面前,卑职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都督若有任何疑问,尽管开口。”</p>

    “那好,在座的都不是外人,我这里也的确是有一些想知道的东西要问。”</p>

    杨振这个议事厅,就是往常杨振召集麾下主要将领议事的地方,厅上一张可坐八人的大八仙桌,杨振面南背北单独占了一面,其他三面分别是左手一侧何廷斌、张臣,右手一侧张得贵、李禄,对面杨珅、郭小武。</p>

    杨振扫视了众人一眼,众人纷纷都放下了碗筷,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何廷斌的身上。</p>

    “何先生,你是福建同安人,又曾在倭奴国那边做过一阵子的海商,同时又在大员待过许多年,想必对大员一带的情况也很熟悉,那么你对郑芝龙可否了解,或者观感如何?”</p>

    “唉——”</p>

    杨振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何廷斌长叹了一声。</p>

    而这一声长叹,显然意味深长,其中既有感慨,有惋惜,有失落,也有悔恨或者恨铁不成钢。</p>

    饶是杨振善于观察和揣摩人心,此时此刻也被何廷斌的这一声长叹给弄糊涂了。</p>

    但是不管杨振有多么糊涂,他总算从何廷斌的这个表现之中断定,何廷斌不仅认识郑芝龙,而且很可能在许多年前是亲密无间的战友。</p>

    而这个时候,一个跟何廷斌有点大同小异的名字,终于从杨振脑海的深处浮现了出来。</p>

    那个人叫何斌,其最传奇的生平事迹,就是在关键时刻逃离大员的荷兰总督府,渡海进入郑成功的军中,劝说当时已经走投无路的郑成功起兵攻台,一举赶走了盘踞台湾三十八年的荷兰人。</p>

    白天刚刚见到何廷斌的时候,杨振从其经历之中多少已经意识到了一点什么,也想到了他可能跟郑芝龙等人的关联,但是无论他怎们努力,何斌这个名字却始终没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p>

    而且但是人多嘴杂,何廷斌自己既然没有说起这个话题,杨振与他初次见面,又有招揽他的强烈意愿,自然也不好哪壶不开提哪壶。</p>

    但是半天过去,到了晚上,杨振心中的疑惑越来克制不住,不问个明白,估计他夜里都睡不着觉了。</p>

    而且也恰恰是到了这个时候,杨振提起郑芝龙时何廷斌的一声长叹,瞬间就令杨振想起了何斌这个名字及其最具传奇色彩的事迹。</p>

    一想到眼前这个何廷斌,极有可能就是青史留名的那个劝说郑成功收复台湾的何斌,杨振的内心深处就有股压抑不住的欣喜。</p>

    正当杨振克制住内心的惊喜,准备进一步向何廷斌提问并确认其身份的时候,就见何廷斌端起刚才杨振为他斟满的酒杯,一仰脖,咕咚一声,把一大杯火辣的番薯烧灌了下去,然后酒杯一放,站了起来,冲杨振躬身抱拳,说道:</p>

    “都督以一颗诚心待何某,何某不能不以一颗诚心对都督。实不相瞒,何某与郑一官曾经共事颜思齐,一同招募垦民,相约拓荒大员。</p>

    “只是颜思齐壮志未遂,英年早逝,虽然郑一官凭借实力继之而起,但颜思齐旧部之中多有不服之者,内讧火并几无日不有,拓荒大员之事业遂陷入停顿。</p>

    “其时何某为顾全大员拓荒大局计,站在了他郑一官的一边,推举其为盟主,但是没有料到,他郑一官兼并各部得势以后,竟然要弃了大员拓荒事业,裹挟岛上部众撤回闽南做官。”</p>

    何廷斌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当时情形,胸中怨气仍未全消,长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已然听傻的众人,然后又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杨振,最后继续说道:</p>

    “不敢隐瞒都督,当时郑一官渡海接受招安,何某也曾以何斌之名位列其上,朝廷旨意下达,何某授为游击。只是何某不忍拓荒大员之基业一朝弃之,故而率部出走,未曾前往南澳领旨。</p>

    “何某等人出走,本意乃是继承颜盟主之遗志,在海外开疆拓土,扬中国声名,以免大员彻底落入荷兰红毛夷之手,成为为祸东南百姓之渊。</p>

    “孰料我等终究势单力孤,一战为荷兰人所败,其后更沦为洋夷奴仆,奇耻大辱,莫此为甚,而此后十来年间,整个大员千里沃野,渐次落入荷兰红毛夷之手,可悲可叹,可悲可叹!”</p>

    “你的原名是何斌?”</p>

    何廷斌所说的种种往事,牵涉各种内情,听得在场的其他金海镇将领们全都傻了眼。</p>

    在座的将领们虽然去过南方的不多,去过闽地的,更是只有郭小武一个,但是却少有人没有听说过郑芝龙的。</p>

    郑氏把持南澳总镇府,雄霸闽粤沿海已经十几年了,在崇祯朝几乎一直都是听调不听宣的庞然大物,朝廷的好处都拿尽了,但是对于朝廷的事情却是始终置身事外,谁也拿他没有办法。</p>

    从这个意义上,郑芝龙甚至都不如祖大寿这样的军阀,祖大寿拿了朝廷的辽饷,至少还守在辽西,多多少少发挥一点作用。</p>

    可是郑芝龙却空有一支庞大的水师力量,既没有能够赶走荷兰人,拿回大员岛,或者出去开疆拓土,也没有好好使用这支力量,北上袭击清虏的后方,去牵制清虏的力量。</p>

    偌大一支足以称雄海上的水师舰队,在郑芝龙的手里,几乎处在闲置状态,竟然一点好的作用都没有发挥出来,真是白瞎了。</p>

    杨振以前不止一次在行军的途中跟部下诸将说起过这些事情,是以诸将皆知道郑芝龙有一支强大但却几乎处于闲置状态的水师舰队。</p>

    所以此时众人听了何廷斌所讲的许多内幕,特别是何廷斌所讲的郑芝龙得势崛起的前因,个个大开眼界慨叹不已。</p>

    但是,唯有杨振始终盯着自己的问题不放,何廷斌话音刚落,他没有询问别的,而是再次向何廷斌确认了他的原名。</p>

    “没错,何某原名何斌。”</p>

    何廷斌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杨都督何以对他的原名如此在意,但他还是很快就给出了肯定的回答。</p>

    直到这时,杨振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连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p>

    杨振也没说好在那里,只是在那里连声叫好,看得何廷斌跟在场其他人一样,都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p>

    当然,杨振也没做任何解释。</p>

    在这一世,杨振唯一的优势,就是他大体通晓明末历史的走势,知道许多人在历史上的表现与命运。</p>

    这也是他在这一世唯一可以凭借的东西。</p>

    因此对于突然冒出来的何廷斌,他本能地就觉得,这样的人物在明末的原时空之中不可能默默无闻。</p>

    但是他又一直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找不到这号人物,这让他莫名感到忐忑焦躁。</p>

    现在知道了这个何廷斌就是二十年后劝说郑成功收复台湾的那个何斌,杨振的心里终于安定坦然了。</p>

    同时他不用再细问,也知道何廷斌为什么会在长崎瘟疫爆发之后明里暗里促成长崎荷兰商馆与瀛洲岛方面的交易了。</p>

    当然了,对于何廷斌前来旅顺口的行为以及主动示好并投效自己的行为,杨振也立刻就了然了他这一切行为背后可能的心思与企图。</p>

    “都督可是怀疑何某投效的诚意?”</p>

    面对杨振那些显得有些反常的言行,何廷斌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一些问题,于是也不隐藏,当即直言询问。</p>

    “呵呵,何先生你言重了。当然了,如果我说,之前对先生你一点疑虑都没有,想必先生也不信。不过现在嘛,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对先生是没有没做任何疑虑了!”</p>

    杨振这番话说得有点绕,听得在场许多人皱眉不语。</p>

    但是何廷斌却仿佛从杨振的话语里面意会到了什么。</p>

    “不错,何某的确从都督的身上,看到了很多当年颜思齐颜盟主身上的影子。未见都督之前,何某听说了都督出兵占领瀛洲岛,并往瀛洲岛大举移民屯垦的消息,当时就生出了投效之心。”</p>

    没等杨振开口问,何廷斌就把他主动示好以及主动投效的缘由说了出来。</p>

    “瀛洲岛虽不如大员,但是也相差不远。想当年,何某乘船行经此岛,就曾设想,若得此地,招募垦民,使人耕种,三五年内即可以足食足兵。</p>

    “且其地横绝大海,四通八达,若置船兴贩,则桅、舵、铜、铁亦不忧乏用;若移兵士眷口于其间,十年生聚教养,尔后北图高丽,东取倭奴,进攻退守,真足与当世诸强抗衡也!”</p>

    当着杨振及其部下诸将的面儿,何廷斌倒也不忌讳什么,直接把他对瀛洲岛的经营设想说了出来。</p>

    虽然没有说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可是每一句话里却都包含着募民拓垦、割据海外的意思。</p>

    何廷斌这番话说得张得贵直皱眉头,但是张得贵看杨振含笑不语稳如泰山,他最终也没有发话斥责。</p>

    倒是杨振通过何廷斌的这一番进一步确认了他的意图。</p>

    其实刚才,杨振在听何廷斌讲述他追随颜思齐拓垦大员的往事之时,尤其是他跟郑一官也就是郑芝龙分道扬镳的前因后果之时,就已经大概知道何廷斌为何会向瀛洲岛示好并且来见自己了。</p>

    在杨振看来,很可能正是因为自己占领瀛洲岛并向瀛洲岛大举移民屯垦的行动,引起了身在长崎的何廷斌的关注,并且激起了他的强烈共鸣。</p>

    现在再听他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更加豁然开朗了。</p>

    “哈哈哈,何先生请坐,请坐,你是本都督的夷情谘议,本都督正有一些事情请教你的意见!”</p>

    确认了何廷斌的身份及其投效的诚意之后,杨振并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哈哈笑着,请他重新坐下,再次为他斟满了酒,然后谈了自己想要雇佣德威斯为金海镇效力的想法。</p>

    “沈兄!”</p>

    “嗯!”</p>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p>

    但不管是谁。</p>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p>

    对此。</p>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p>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p>

    可以说。</p>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p>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p>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p>

    镇魔司很大。</p>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p>

    沈长青属于后者。</p>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p>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p>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p>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p>

    拥有前身的记忆。</p>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p>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p>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p>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p>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p>

    进入阁楼。</p>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p>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p>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